路由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路由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荧屏抗日何以盛行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7:05 阅读: 来源:路由器厂家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已经很久了,只要晚上黄金时段打开电视,无论是央视还是地方卫视,各频道总是扎堆播放各色各样剧情的抗战题材连续剧,并且是日以继夜,没完没了,年复一年。我们国人自己对此是早已见惯不惊,久延成习了;只是如果一位外人,尤其是日本人,乍到中国,见到这种情形,真不知其该作何想了?

“抗战”是中华民族在近现代史上的一次艰苦卓绝的,追求自我解放的惨烈斗争。中国人民在漫长的、暗无天日的异族凌辱重压之下,终于坚持到了最后的胜利,那一刻对于所有的华夏子民来说,不啻于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今天的人们以影视艺术来重现这段凝重的历史,警醒年轻一代要居安思危,毋忘国耻,本意是好的,无可厚非。

但是,请不要忘记一句老话,“物多则易滥”,而现在的荧屏上五花八门的抗战剧正有泛滥之势。举其影响较大者来说,自2003年的《亮剑》以来,《狼毒花》《吕梁英雄传》《小兵张嘎》……一路到近期的《中国地》《小小飞虎队》,仅央视播出过的抗战剧就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到十年,而数量不下二百部,真使人想怯怯地向编导问一声:“多乎哉?不多乎?!”可惜的是,泛滥的多为泥沙,殊少珠玉,令人叹惋。

如果仅仅是数量多,还并不必然导致现实的抗战剧成为泥沙,使其成为泥沙的,是其艺术表现上的苍白和矫情,说句不客气的,简直和古装武侠剧或宫廷言情剧有一拼。

首先,既然大家所表现的题材相同,在此前提下,在表演上想标新立异推陈出新不落窠臼,未免勉为其难。于是乎观众稍微多看两部就会发现,相互剿袭模拟者有之,如《亮剑》中的“李云龙”和《狼毒花》中的“常发”,《雪豹》中的“周卫国”和《狙击手》中的“龙少爷”,电视剧版《小兵张嘎》中的“胖墩”和《小小飞虎队》中的“大壮”,等等,个性和行为总是那么让人眼熟,似曾相识。胡编乱造者有之,剧中的正面人物如果是男性角色,往往身具异禀如同超人,不但能飞檐走壁刀枪不入,甚至连死而复生亦不在话下,使人恍然以为义和团大哥重现江湖;如果是女性角色,那就更了不得,无不红唇皓齿,妖娆冶艳,其着装之时尚程度,即放之今日亦可引领潮流而不遑多让,使人不知其今夕何夕,何况还会些花拳绣腿,卖弄风情呢(这方面的例子我都不好意思多举)。煽情泡沫者有之,不论局势多么危险,处境多么困厄,编导总要安排剧中人来点儿女私情恩怨纠葛之类的“感情戏”,兹以调剂,似乎不如此即不足以凸显抗日英雄身上的“人性”……

其次,主题先行,附会牵强,干瘪浅薄。剧中的反面人物(即“日本鬼子”和汉奸之流)要么奸诈残暴得近乎魔鬼,要么愚蠢痴傻得近乎弱智,个别有“人性”的鬼子又似乎像个天使……总之,这些家伙最终都在革命人民的天罗地网之下被扫除净尽,以显示我们正义之师终将获胜的主题。其实,无论是从历史还是现实的角度,日本人从未从内心深处承认在二战中败给中国,因为我们当时确实太落后了,没有能力像美国那样给日本人致命一击。时至今日,日本对美国仍是奴颜婢膝,唯唯诺诺,对我们却始终貌合神离,在内政外交各方面对我们耍奸使坏,两面三刀,而我们一味在影视作品中让“小鬼子”认败服输,窃以为国人实在有点“精神胜利”的流风遗韵荡涤未净。

当今时代,影视作品既是艺术,也是商品,既有双重属性,要求抗战剧艺术第一固然不现实,但毕竟其面对的是民族共同的厚重历史记忆,过于商业化娱乐化难道不失之亵渎?何况今日中国正处百年复兴、腾飞跨越之关键时刻,如何在国际上塑造我泱泱大国“和平崛起”的正面形象,是一个事关全局的问题。东邻的日本和我国既有百余年的历史恩怨纠葛,现时又是我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对中国的快速崛起势头,日本官方和民间一直心态复杂五味杂陈,不管我们怎样耐心解释我们发展的和平动机,充满敌视和诬谤之词的“中国威胁论”在其国内却始终甚嚣尘上颇有市场,这恐怕不仅因其有内部的社会舆论土壤,我们的荧屏“抗日”剧连篇累牍也难免授人以柄(这一点,大概在北大留学的日籍著名媒体人加藤嘉一先生应该感受最深)。

总之,为了不玷污艺术,不亵渎历史,不给别有用心的人士提供“反华”弹药,我恳切地呼吁各级电视台和那些著名编导们,请别再消费我们的抗战历史,留点精力和脑力去关注点现实题材或别的什么去吧,真的,拜托了。(文:刘站 安徽省泗县泗州学校高中语文组)

石家庄定做西服

潞西西装订制

温州制作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