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由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路由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阳科技蜱虫炒作背后明天系暗箱操作(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9 12:51:55 阅读: 来源:路由器厂家

华阳科技蜱虫炒作背后 明天系暗箱操作

华阳科技蜱虫炒作背后 明天系暗箱操作 更新时间:2010-9-29 6:40:41   华阳科技蜱虫炒作背后:“明天系”暗箱操作  业绩持续下滑甚至出现亏损,却因少量生产蜱虫药而大受追捧;当地证监局正对其立案调查,股价却连拉四个涨停,用“妖股”来形容近期备受市场关注的华阳科技并不为过。  自9月8日~9月15日的6个交易日,华阳科技股价由8.32元最高涨至13.75元,涨幅高达65%。不过,公司的一则公告暂时终止了这一疯狂涨势。  华阳科技9月16日公告称,尽管公司生产一种叫“毒死蜱”的广谱性杀虫剂是杀蜱虫的药,但其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不到1%,“近期暴发的蜱虫事件不会给公司业绩带来重大影响。”  《投资者报》从多方了解到,华阳科技是一家不折不扣的问题公司。上市八年来,由全国农药行业前十沦落至百名以外,因步入亏损边缘而走上重组之路,但重组不成反被对方告上法庭,并因涉嫌在公司治理、会计核算和信息披露等方面违规而遭到山东证监局立案调查。  毒死蜱收入占比不到1%  华阳科技是一家注册在山东宁阳县磁窑镇的农药企业,公司大股东为国有法人东山东华阳农药化工集团,持有华阳科技5069.05万股,占总股本的33.33%,实际控制人为宁阳县国有资产管理局。  目前农药销售占公司主营收入的六成,液碱、氯气收入占比约两成,电力、蒸汽占主营收入比约为17%。公司2002年就踏上资本市场,上市之初一度位列全国农药行业前十大公司,但上市之后不仅没有做强做大,反而因步入亏损边缘而走上重组之路。  就在公司股价长久低位震荡之时,9月初河南发生蜱虫灾害的一则消息点燃了低迷已久的农药股,华阳科技更是由于生产一种叫 “毒死蜱”的广谱性杀虫剂而大受资金追捧。6个交易日高达65%的涨幅,华阳科技由此被投资者称为“最妖艳的蜱虫股”。  事实上,华阳科技这种药剂可用来毒杀蜱虫,其化学名为氯吡硫醚,但并不是专杀蜱虫的农药。《投资者报》从公司了解到,“毒死蜱”仅通过其英文名称翻译而来,是防治水稻害虫、韭蛆、地下害虫、介壳虫的一种药剂。  多名农药专家对《投资者报》表示,杀蜱虫的药并不具备唯一性,目前有很多种药可用,用敌敌畏、六六六等农药效果甚至更好。这意味着,普通杀虫剂就可用来杀蜱虫。华阳科技证券事务人员也强调指出,“毒死蜱”只是一种普通杀虫剂。  从公司业绩看,“毒死蜱”产品在华阳科技主营收入中的占比非常小。2009年,“毒死蜱”全年销售收入仅230.38万元,仅占其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0.57%;2010年上半年“毒死蜱”产品的销售收入为220.13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仅为0.85%。  国泰君安农药化学行业分析师任静认为,即便大规模施药,也不过是众多农药品种的很小一部分,不足以大幅增加企业的农药销售和盈利,“蜱虫灾害是刺激农药板块股价异动的短期突发性事件,对股价影响是短期炒作。”  “明天系”暗箱操作  令投资者大跌眼镜的是,华阳科技股价大受资金炒作的同时,公司却正在接受山东证监局的立案调查,原因是涉嫌在公司治理、大股东资金占用、会计核算不规范和信息披露等方面存在违规行为。  目前调查结果尚未出台,但华阳科技上市八年来一直走下坡路却是不争的事实。上市之初公司曾是全国农药行业前十,现在沦落至行业百名以外,曾经的拳头产品“神龙丹”亚洲排名第一、世界位列第二,现在也名落孙山。  早在上市之初,华阳科技一系列的不正规暗箱操作行为就为后来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华阳科技2002年10月31日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时,很少有人知道此次上市的幕后推手是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明天系”。而且,华阳科技上市前能找到这个知名的战略合作伙伴,全是其实际控制人宁阳县政府的功劳。  上市前的华阳科技知名度并不高,上市成功的几率不大,为此,宁阳县政府考虑引入一个有实力的合作伙伴。而“明天系”控制人肖建华原籍山东泰安,也算得上同乡,在资本市场拥有丰富经验和深厚人脉,因此顺利成为华阳科技的上市伙伴。  据悉,“明天系”当初与宁阳县政府达成的协议是,“明天系”以每股1.8元的价格收购华阳集团持有的华阳科技股权中的50%。但由于实际控制人变更会影响上市进程,这部分股份并未过户,“明天系”仅根据协议和人事安排,实现对华阳集团及华阳科技的控制,尤其是财务控制。  问题在于,这种合作由于没有真正过户,类似于代持,也相当于“对赌协议”,公司由于不方便透露而采取隐瞒,投资者对此很久都不知悉。  不过,后来的人事变化对此作了最好的诠释。2002年12月,上市不足两个月的华阳科技进行董事会换届,两个出身于“明天系”的代表出现在公司新一届董事会中,一个是封照波,一个是张伟,封照波还出任公司董事长。之后,华阳科技财务等关键岗位上不断安排“明天系”成员。  奇怪的是,“明天系”于2007年4月退出,参照净资产以每股3.8元的价格将持有的华阳科技股权转让给华阳集团,封照波、张伟等也都辞去高管职务。这也意味着,五年时间里,“明天系”尽管实现了对华阳科技的实际控制,但始终未真正进行股权转让。  至于具体原因,山东当地一名企业人员表示,主要由于当地政府官员人事更换频繁,双方合作不如当初默契。当然,擅长资本动作的“明天系”不是省油的灯,五年里,华阳集团为其套现付出了近亿元现金。  正是由于耗费了不少现金,加上此后遭受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华阳集团及华阳科技的经营资金出现紧张,华阳科技2008年出现了亏损,全年净利润-7343.68万元,并由此走上了一条重组不归路。  重组失败反被告上法庭  按常理,一家亏损公司进行重组无论对公司发展还是对投资者而言,至少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利好消息,但华阳科技的重组却上演了一场闹剧,不但重组失败,反被重组方告上法庭。  就像当年主动为华阳科技引入“明天系”作战略伙伴一样,此次重组华阳科技,宁阳县政府再度施展自作主张的本领。据了解,自2008年下半年开始,求资若渴的华阳科技先后接触了30余家意向重组方,甚至有一家重组方愿意提前投入3000万订金,但最终因地方政府分管领导变更,该重组方未获得新政府主管领导认可。  直到2008年12月,华阳集团公开征集受让方,这一次又被山东泰安籍另一名企业家——哈尔滨曼哈顿多元集团董事长江廷科看中,当时曼哈顿正谋求借壳上市以获得资本平台。由于另一家应征方滨化集团之后退出,曼哈顿成为唯一买家。  宁阳县委常委、副县长朱立辉在对曼哈顿进行实地考察后表示认可,并于去年6月敲定,江廷科与宁阳县国资局、华阳集团在泰安桃源宾馆签署了托管协议。  根据协议,曼哈顿将以3.31元/股收购华阳集团持有的华阳科技25.1%股权,并采用承债方式收购已经资不抵债的华阳集团。协议同时明确了曼哈顿集团拥有对华阳集团的经营权,但不具有所有权;政府承诺为华阳集团、华阳科技发展提供11项优惠政策等内容。  但这份托管协议与公开征集受让方的公告内容有了实质区别。原本是一次华阳科技的股权转让,最终变成了曼哈顿对华阳集团及华阳科技的“父子通吃”。但宁阳县政府和曼哈顿实现了高度一致,与此有关的一个事实是,签协议后第二天,朱立辉宣布了政府方面的任命。  来自曼哈顿的费玄泓、林育杰、顾丽梅分别担任华阳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兼总经理、财务总监职务。  2009年6月11日,由来自曼哈顿、宁阳县政府、华阳集团九名董事组成的华阳集团新一届董事会宣告成立,费玄泓、林育杰和顾丽梅占据三席。在此之后,华阳集团进行了人事机构改革,经营状况有较大改善。  但股权转让迟迟没有实施。据称,自去年7月开始,曼哈顿方面几乎每个月都委派律师、财务顾问等中介机构过来,要求和当地政府签署正式的股权转让协议,但政府方面迟迟不予以回应。  林育杰对媒体表示,“宁阳县政府方面不说不签,但也不说签。直到现在,县里仍告诉我们坚持三个不变,即与曼哈顿合作不变、华阳集团重组不变、华阳集团做大做强不变,但就是迟迟不签署正式股权转让协议。”  重大转折发生在2009年12月,林育杰被当地政府告知不能再直接从事华阳集团的经营工作。  职位上的突然变故和股权转让停滞不前,加上对资金紧张的华阳集团可能挪用曼哈顿集团5000万保证金的担心,曼哈顿于今年5月10日将宁阳县国资局和华阳集团诉至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曼哈顿请求判令二被告将挪用的保证金5000万元归还到指定账户,支付违约金5010万元,并按合同约定价格每股3.31元履行股权转让合同。  “委托我们管理出现成效以后,他们就想抬高收购价格。”据林育杰介绍,华阳方面希望曼哈顿集团以二级市场价格收购股权,去年12月11日华阳科技的开盘价为8.45元,相当于原协议价的2.5倍。  目前,华阳集团持有的华阳科技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999万股及孳息已被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从2010年5月7日起到2012年5月6日。《投资者报》日前就官司进展情况采访公司董秘办,对方表示,“关键时期不便接受采访,一切以公告为准。”  县政府大方输血大胆提款  在华阳科技的上市与重组中,宁阳县政府既是充当了规则制定者,同时也成为了搅局者。事实上,上市8年来,宁阳县政府和华阳集团及华阳科技之间也产生了一系列有关资金腾挪的利益瓜葛。  一个典型的做法是,宁阳县政府给华阳科技各种名义的政府补贴,尤其在选择曼哈顿作为重组对象之后。2009年12月28日,宁阳县就拨给华阳科技两项大额补贴,一项是作为去年下半年公司的环保建设补贴1500万元,另一项是作为公司去年电价补助2266万元。而这一补贴发放时间为2009年底的最后几天,用意不言而喻。  同样在2009年8月17日,宁阳县对华阳科技上半年环保建设进行补贴资金15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在关于这次补贴的公告中,华阳科技表示,“由于此补贴是2009 年上半年环保建设补贴款,应计入2009 年半年报报表,对半年报损益有一定影响。”这一补贴发生在半年报出炉前夕,有紧急增厚业绩的嫌疑。  尽管宁阳县政府对公司补贴一直有,但如此频繁和大额发放补贴,华阳科技上市以来还从未有过。“在华阳科技资金困难时,宁阳县曾提供5000多万借款,这三次财政补贴本质上是冲减这些借款。”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依靠政府补贴,华阳科技勉强实现了当年盈利,去年净利为436.45万元。  宁阳县政府给公司频频输血的同时,并不只做一个“活雷锋”。大发补贴的同时,通过大股东进行减持。  从公告看,去年6月10日,华阳集团首度出手在二级市场减持华阳科技约150万股,7月13日再度减持152.1万股,8月31日到9月2日又减持152.1万股,11月27日减持152.1万股。去年12月30日至今年1月12日,再次减持152.1股。至此,华阳集团已减持华阳科技股份4.99%。  短短半年时间,华阳集团减持股份就达到758.3万股,以这一时期华阳科技均价8.5元计算,华阳集团回收资金超过6000万元。国泰君安高级证券分析师吕爱文对此表示,“华阳集团频频在二级市场减持,对资金的渴求程度可见一斑。”  那么这部分套现资金用于何处呢?据朱立辉事后介绍,减持所得的6000多万元,都通过借款方式注入了华阳科技。这意味着,当地政府冒着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对即将出让的华阳集团、华阳科技进行输血,甚至借款给上市公司。  这样的行为,华阳科技始终没有公告,这也是此次公司被立案调查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华阳集团的减持行为与华阳科技重组进程和补贴行为在时间上出现了惊人的巧合,每次减持前,都有重组概念、政府补贴和中报盈利等利好消息出台。  在不断输血华阳科技的同时,华阳集团将土地、资产等出售给华阳科技,从华阳科技抽走现金。比如,2008年12月9日,华阳科技就斥资4207.45万元收购华阳集团部分国有土地使用权,到今年5月28日,华阳科技再次以2922.99万元收购华阳集团废水深度治理回用项目资产。  据证监会监察通报,大股东占资问题也是华阳科技存在的问题之一。大股东华阳集团旗下还拥有多家控股公司,截至去年底,华阳集团7家子公司共占用华阳科技经营性资金327万元。  “不解决政企不分的顽疾,华阳科技很难从根本上避免继续沦落的命运。”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司治理专家表示。投资者报 赖智慧

高温耐寒电缆低温-40度耐寒电缆批发

易泽思木蜡油户外木蜡油施工

空调净化系统厂家中央空调风柜中山净化空调厂家

毕节到吉安大巴费用

惠州到嵩明长途汽车-惠州到嵩明长途汽车

十二生肖抱鼓石云石寺庙古建门鼓石青石浮雕门鼓石加工出售

昆明到陆丰直达大巴

9-38广安口碑好的物超所值的

广东防腐C型钢批发价

消毒产品检测备案消毒液浓度检测报价